乐观锣

周杰伦前女友

这里也留一个日期吧
如果以后真的和他们一起写故事,那么今天,就是与なにわ男子见面的开始。
无论如何,愿孩子们尽快出头。

要到年底了,最后一周的时候应该会有几次更新,这里也是要营业的。

【李相浩中心】 一十七岁糟糕透顶

讨厌言中的自己,讨厌……
还想飞去韩国抱抱你
弟弟啊,明年的下路你和谁一起走呢……

KC-Ⅲ:

无关现实 全是我脑


一点点空ffort向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我不是这么早就要为你写这一篇文。  



 


2018年9月12日,SKT2:3负于Gen.G无缘S赛。


李相浩的第一个赛季,结束于一只没有人头,三次助攻,死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河流之王塔姆。


金正勋进到对战房,率先捏捏他的肩膀作为安慰,可他后背已经没有触觉了,浑身僵住,睁眼闭眼屏幕上都好像是灰色一片,中路上躺着阿卡丽和塔姆的尸体。他已经崩溃,让他忍住没哭的信念只有一个,他这样的失败者不配在镜头前掉眼泪,他身边的两个人,才更有资格委屈。


忍住的情绪堆积得更快,他手愈发用不上力,插在设备上的鼠标线怎么都拔不下来。


他身边中单的17岁,秀翻世界,他对面ADC的17岁随队拿下了S赛的亚军。就在前几天,17岁的孙雨铉功德圆满帮偶像拿了联赛冠军,而他决赛时面对的17岁的格里芬们以黑马之姿一鸣惊人,他也会看隔壁赛区的比赛,甚至知道,那位17岁的天才AD虽然波折不断,也终于苦尽甘来,用艾希的箭为自己射来一张S赛门票。


似乎年轻的传奇总是那么闪耀。


可是,水晶碎了一地,唯独他的十七岁那么糟。


 


对于他们这一代人来说,SKT是神殿,带圣光,李相赫,三冠王,所有的标签都讲述着传奇的再下一章。那时候的他更不知道自己崇拜着的李在宛身体超负荷到了多严重的地方,所以当俱乐部找到还不够上场年纪的他的时候,黑压压的恐惧淹没了兴奋与紧张。S7的SKT其实并没那么好,外界能看到他们去巴西捧杯称王,却不知道因为上野的轮换,后台早就人心惶惶,无论操作怎样,赛后总是要被教练训赢得不够漂亮。


SKT不能只是强,他们必须是最强。


再后来,北京鸟巢,SKT0:3输得那般轻巧。


回到韩国,中上野的哥哥们悉数离队。


李相浩到底只是个没成年的孩子,哪怕他对于自己身处SKT的事实诚惶诚恐,所以习惯于抿着嘴唇沉默在角落,他也尚处在那个敢做梦的年纪。他偷偷默默幻想着自己的S8,充当从天而降的救世主,和哥哥们一起把这支队伍再次送回王座之上。


LCK告诉了他,他有多天真。他不是能让队伍重新焕发活力的新鲜血液,而是提高走下坡路小车加速度的一块石头。S8的春天,SKT的结局是靠人抬进季后赛之后的第四。


少年的心气才不容易屈服于现实,落后一万金的比赛都能够翻盘,李相浩想,那么夏天SKT也一定会回来的。于是他在休赛期疯狂练习,就像取了这个ID,他坚信天道酬勤,努力必有回报,所有的对线能力根源都在那每天多出来的几盘rank里。


可生活没有时时刻刻的如意,夏天回来的SKT收获的是一连串的失败。李相浩一如往常如佛像一样坐在那里,他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


SKT没有带他去洲际赛,他坐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看自己的队友们输了赢,赢了又输。奇怪的感觉在心里冒泡,一半是对命运的屈服,他似乎终于是懂了,SKT已经今非昔比,而另一半是愈发的不服,胜利对于现在的队伍是很艰难的事,但从来都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不再关心后面非洲队、综皇的比赛,转过椅子,打开英雄联盟。


有一段时间,李相浩以为奇迹真的来了。在联赛第二轮循环里,SKT一度连胜着。裴濬植在赛后采访里不遗余力地夸了他。


“那一波是相浩的主意,没想到吧,我们effort选手的派克超厉害吧。”眉眼里都是骄傲。


他在后台看得目不转睛,常年抿着的嘴唇终于翘了起来。李在宛没跟着夸什么,只是走过来拍了拍他的头发。李相浩摘下眼镜,揉揉眼,真好,自己只是不是负重与绊脚石了。


哪怕是童话里马车都会在十二点变回南瓜,何况是成王败寇的电子竞技,Score把龙惩下的时候他预感到一切都完了。


即使没有了进季后赛的机会,他也想好好赢下接下来的比赛,他不知道对于别人是怎样,这是他的第一个赛季,他不想是一个难看的收场。


赛点局他选下布隆,开局并不顺利,中路送出一血,然后KZ人多势众地包到了下路一塔,他的ADC率先阵亡,他举着盾一通抡,临死之前换到两颗人头。他在泉水里看着自己的数据面板,再一次做起了少年无畏的梦,这一次,他或许可以做一个盖世英雄。


然而他又天真了,下路的发育速度永远追不上屏幕上方跳出的队友被击杀信息,他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发条已经零杠九了,又很快,比赛结束了。


李相浩看着自己布隆全队最高的人头数,觉得可笑,可他笑不出来。他撇到身边的裴濬植麻木地盯着电脑屏幕。他的ADC哥哥感受到他的目光,低下头,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些,人后抬起头对他说:“相浩,不是你的错。”


 


相浩,不是你的错。


 


可是这一次,裴濬植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键盘,从他身后匆忙离开。李相浩知道,裴濬植不可能再对他说。因为就是他的错。如果他的塔姆少死两次,多吞两个人,他们现在已经在准备对战格里芬的比赛了。


 


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金天空。


说来也奇怪李相浩怕生又好静,队里几个热情又亲切的哥哥还没同他熟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金天空很要好了。他自己归结于这是一种终极替补的心灵相通。那一年SKT 只有两个人铁定不能上场打比赛,他是因为年龄,金天空是因为他的首发中单叫做李相赫。他们在休息室边吃东西,边看比赛,汉堡是冷的,可乐的冰化了,味道怪怪的。


他们互相鼓励。


之后粉丝送的便当会热一点。


饮料里没有冰块。


而我们马上就能上场。


他们一起在基地看了S7的总决赛,游戏结束的时候李相浩嘴张张又闭上,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安与恐惧再一次犹如海潮般涌来,原来在召唤师峡谷强者有那么多。


“相浩S8的时候就17岁了吧。”金天空说。


李相浩扭头看到了他的眼睛,眼镜后面,圆圆的两颗,是在黑暗中燃起的有温度的光。


“17岁就能上场了吧。”


上场了,全部的胜负就与自己有关了。


全部的那些不懂天高地厚的救世主梦,力挽狂澜的英雄梦,因为这簇光而有勇气做,也有他陪着一起做,不问可能,不问期限,甚至忘了,梦是要与天去赌命的。


赛季中彻底把李相赫放上替补席的时候李相浩发消息问金天空难不难过。


李知勋上场了,李汭璨上场了,现在崔俊植也上场了,只有你一直被按在板凳上,难不难过?


“我现在,也上场了。”


这一句可以称之为答案,却又像是在避开什么。可是李相浩太懂了,再没有什么比能上场打比赛更重要了。他不再多问,只回一句:“哥,你加油。”


常规赛结束后,SKT放了假,李相浩睁眼就开始在基地里打rank,坦白讲那段时间他状态并不算太好,拿牛头连跪之后,是拿慎打出一片红。


他难受得连笑得力气都没有了,整个基地谁又有呢,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刚刚17岁,没人来安慰他。


金天空恰好是这个时候小窗他的。


“队伍还好吗?你还好吗?”


幸好就在刚刚他终于拿洛赢下一场,说起话来,凭空有了底气:“好得很。冒泡赛我们会赢下来去S赛的。”也可能是因为每次和金天空讨论这些话题,他就开始不去在乎事件真实发生的可能性,只记得自己打职业的究极目标。


之后他们插科打诨,甚至下路双排了几局,到李相浩说他要下线了,金天空打字过来。


“RED掉级了。”接着头像就黑掉了。


自己赛程的缘故,有段时间没关注巴西联赛了,RED,掉级了呀。他长长叹了一口气,瘫在电竞椅上。良久,他把自己头像换成了RED的队标。上场就可以赢,每一场胜利都有意义。总要有人记得的,这个赛季金天空的五杀,金天空的五场胜利。


 


李相浩最后一个走出对战房,最后一个走进休息室,意外地,见到了刚才想了半天的前队友。


李相赫正在给他一个拥抱。


S7那年SKT里不乏中单的迷弟,腼腆少言的自己,乖巧可爱的韩王浩,可李相赫到底还是无意识对金天空最宠一些,百依百顺,甚至形影不离。


李相赫努力提高情绪一顿关切。


“天空五杀很厉害呀。”


“已经打得很不错了。”


“所以下赛季怎么样呢,在联系队伍了吗?”


到最后才压低了音量:“天空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难过。”


李相浩找个椅子坐下玩起了自己的T恤,传奇中单在输了之后假装没事的样子,谁看了又不会难过。


只有裴濬植敢这个时候去敲了一下李相赫的背:“你差不多可以了。”下手有点重,让李相赫一瞬间记起了队友动气的原因。


那个时候他们才开始合作,关系并没那么友好,裴濬植有一次忍不住激动地抱怨了他:“Faker选手,比赛输了就是输了,有情绪很正常,你该难过不难过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彼时李相赫年纪尚小,却已经有了包袱和骄傲,觉得输比赛已经够丢人了,再暴露难过则更加无颜见人,也就不太在意自家AD的话。直到后来李在宛又跟他提起时这么说了:“关键是相赫你的演技很烂啊,大家看你强忍的样子只会更担心。”


他消化咀嚼了这一句话,所以S7的时候他没有忍着。可是也没有队友来抱抱他或者安慰他啊。所以他还是放弃了,如果众人视他为一个神,他就必不能脆弱得如同凡人。亚运会拿到银牌的时候他便很自然地又去安慰崩溃自闭的上单与AD弟弟,那个时候,没有人再来教育他什么,不难过的样子讨厌,强忍着的样子让人担心。


可现在金天空的样子让他知道,还是有人在担心他。


又和前辈们聊了几句的金天空最后走到了李相浩前面,出乎他意料,这个不轻易讲话的小辅助居然先开了口:“我打得很差。”


他捏了捏李相浩的脸:“是有点。”


李相浩又一次抿上了他的嘴唇,抬起头眨眨眼,等待着下文。


“可是他们都还没有放弃你们。”金天空指着队伍中的明星双C。


这个赛季疯狂走位的瑞兹,毅然上去单挑的吸血鬼,都是因为信任队友啊。


“我们一直想要上场,是因为只要上场了,就能为胜利出一份力。S9可以赢回来的。”


S9可以赢回来的


S9可以赢回来的


S9可以赢回来的


如果S8输掉的比赛S9可以赢回来;


那么,糟透了的17岁之后的18岁,可以变得好一些吗?


 


FIN


 


Free Talk


就最后一句话来说,经验告诉我,不会的。可是我总要告诉自己乐观点,弟弟不会再糟了。


前天的比赛最难过不是输了,而是他最后两局的塔姆的的确确有问题。当然我也知道,输赢的关键其实并不在他的发挥。不过这个牛角尖,他多半会去钻的,他也该钻。这么说吧,对自己的要求反映着自己的目标。如果只想在中游队伍当个不背锅的辅助,自然这样已经没问题,不过目标如果是S冠,弟弟还差很多,哪怕他才17岁,哪怕这才是他的第一年。所以我希望他对自己严格一些,只要心理压力别太大。


也希望天空和摊都好起来吧。


PS同人创作非纪实文学 与实际一定有出入

我真是cao了…安排…

KC-Ⅲ:

小裴要是真走了我就写一篇banfort来嘲讽自己咋就在摊最惨的时候开始真正入摊坑……

泷昴片段 | 迷宫中的first love

整理文档发现这篇去年写了个开头的TS,现在这样也不会再写了,想了想,还是放上来吧。


泷泽晚上请公司里还没出道的小孩子们吃饭,听他们小心翼翼讲着他听过无数遍的抱怨,顺便露出慈父般的笑容,逐一开导,以至于一顿饭下来,回到家,时间已经不早。他换着家居服,顺手打开了电视。

恰巧是个音乐类番组。他的同期在屏幕里卖力地翻唱着金曲。

渋谷昴有副不可多得的好嗓子,也有个难以言明的可爱灵魂。这首歌发表于他们出道那一年,出自于一部当时凄美了全世界的韩剧。泷泽记不清渋谷昴当年是否拽着他聊过观剧感想,嗯,那个人总是做些这样那样的,违背大众印象的事情,他也就说不太清此刻他是唱着歌,还是唱着面对死亡的男主。

泷泽忘掉了原先的计划,他决定无论如何先听完这一首歌。他把自己陷入沙发,也陷入回忆。

从前他们,他,和渋谷昴,和好多好多其他人,曾经一起在电视里唱着翻唱。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没有出道,却专门有人录着他们唱歌,跳舞,贫嘴,胡闹,精心剪辑后全国播放。他们中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但无疑,他们都怀抱着同款的信条:表现出众的人才能出道。

那时他和渋谷昴的名字一度并世而立,他也不是没私下偷偷地幻想,只是后来,如同一个玩笑率先出道的机会拨给其他五个男孩子,一队从名字就直指第一,现在看也没有辜负社长期望的男孩子,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泷泽犹记那些年渋谷昴的翻唱已经收到了热烈的反响。冰火两重天的评价。有人爱他的前无古人,特立独行。可也有人嫌弃他年轻气盛的狂躁,说他不知天高地厚,不懂含蓄。那么自己呢?他彼时带着让小姑娘神魂颠倒的微笑,客观说着各花入各眼,内心还是暗暗偏向渋谷昴。

他没理由不喜欢渋谷昴的。


未完无续

在主博小小声讲一句电竞相关 睡不着去听台湾流的IG打FNC,叉烧提到了NL…
由nl联想到咖n,继而联想到RNG淘汰的时候就很想写的虎心…
转会期又要到了,电狼这次真的要没有明天了吧…
不过没有什么比我ig的小朋友们拿到冠军更好的了…

问一句首页有没有苏州的gn

懒如我的一个骚操作…有人愿意帮我搞合集吗😂

下个月过生日,长大一岁之后糟糕的事情会变好吗?

今天小黄一个人唱组party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去年他们明明还在我眼皮下牵了手啊…惆怅了一整首《罪夏》,但我觉得他好了不起。

今年的大扇